深圳试管代妈招聘_aa69吕进峰现状_8081387

2021-02-27 19:16:05 来源:合肥晚报

甲状腺疾病的诱发与自身免疫、遗传和环境等因素有密切关系,其中以自身免疫因素最为重要,遗传因素也很重要,但遗传的背景和遗传的方式未被阐明,故也很难从遗传方面进行预防。

由于甲减患者在初期可能没有症状或只有一些轻微症状,如精神萎靡不振、身体机能紊乱等,而亚临床甲减患者并没有特异症状。而不同程度的甲减可能导致她们不能正常怀孕,然而患者往往很少意识到自己生病了,更难发现可能是甲减导致的怀孕或生育出现问题。

女性在婚检时和孕前检查时,最好关注自己的甲状腺指标。否则,甲减患者除了可能不能正常怀孕外,怀孕后还面临着流产和并发症及胎儿脑发育障碍等危险。如果诊断为甲减,要治疗使甲状腺功能达标后再怀孕。如果已经怀孕要尽早进行药物干预,最好在孕期的前八周进行。孩子出生后要尽早进行心脏缺陷等出生缺陷的检查。

  甲状腺功能减退(甲减)好发于育龄期妇女,患者常伴有月经过多、生育能力减低等。孕前甲减或亚临床甲减的育龄妇女采用药物控制甲状腺功能稳定3个月,就可以准备妊娠了;妊娠期甲减使用合适剂量的甲状腺素治疗,可以保证母亲和胎儿对甲状腺激素的需求,甲减孕妇产后可以正常哺乳。

甲状腺功能减退(甲减)是由于甲状腺激素合成及分泌减少,或其生理效应不足导致机体代谢降低的一种疾病。根据是否出现临床症状,可分为临床型甲减(TSH升高、FT3和FT4降低)和亚临床型甲减(TSH升高,FT3和FT4正常)。

甲减好发于女性,尤其是生育年龄的妇女。甲状腺分泌的甲状腺激素(T3、T4)不仅参与机体各种物质的新陈代谢,还对性腺的发育成熟、维持正常月经和生殖功能具有重要影响。

①青春期以前发生甲减者可有性发育障碍、青春期延迟;

②青春期后发生甲减,则出现月经失调,典型表现为月经过少、稀发,甚至闭经。

甲减患者多合并不孕,自然流产和胎儿畸形发生率增加,部分患者还伴有溢乳。因此,应重视育龄妇女甲状腺功能减退的筛查。

甲减影响5%的育龄女性,一些亚临床甲减可以进展为临床甲减。因此,临床上建议育龄女性在备孕时进行甲状腺功能的筛查,特别是有甲状腺疾病史和家族史,有甲状腺肿、甲状腺手术切除和I131治疗史,以及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家族史的妇女。

对已确诊甲减的育龄妇女要加强宣教,使她们充分了解甲减对妊娠母体和胎儿发育的不良影响。对准备妊娠的甲减或亚临床甲减的育龄妇女,应及时甲状腺素替代治疗。甲减不严重,一般不影响怀孕。通过优甲乐治疗将甲状腺功能调整至正常,甲减患者完全可以怀孕,对胎儿及母体均无不良影响。较为严重的甲减,需要在内分泌科医生指导下怀孕,咨询孕期有哪些注意事项。一般来说,孕前甲减的育龄妇女采用口服优甲乐,稳定TSH~2.5mIU/L2~3个月,可以妊娠。

妊娠合并甲减的发生率为1%~2%,合并亚临床甲减为2.5%。妊娠期甲减可能增加妊娠期高血压疾病、自发性流产、胎儿窘迫、早产、死胎以及低出生体重儿、产后出血等的发生风险;还可能影响胎儿神经智力发育及骨骼生长,造成后代智力低下、身材矮小,俗称“呆小症”。

国际上主张对妊娠妇女常规进行TSH筛查,以便及时发现甲减及亚临床甲减。需要强调的是,由于怀孕母体的生理变化,妊娠期甲状腺功能指标也发生了变化。美国甲状腺协会建议:妊娠早期TSH正常值在0.1~2.5mIU/L,妊娠中期和晚期应该在0.2~3.0mIU/L。目前,国际上倾向于TSH2.5mIU/L作为妊娠早期TSH正常范围的上限,超过这个值可以诊断为妊娠期甲减。

相比于怀孕前,妊娠期间甲减治疗优甲乐的剂量约需要增加50%~100%。因为孕期母体和胎儿对甲状腺激素需求量增加。正常孕妇可以通过自身调节来增加自己甲状腺激素的产生,但患甲减的孕妇就只能通过补充外源性甲状腺素来满足妊娠需求了。如果既往无甲减病史,妊娠期间被诊断为甲减,优甲乐治疗目的是使血清TSH尽快达标,达标的时间越早越好(最好在妊娠8周之内)。